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铜豌豆

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;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咸阳道上沐霜风-荆轲  

2009-08-30 23:02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一

荆轲是卫国人,当时的卫国位于今天河南北部的濮阳地区,他老爸也许是山东人,是后来迁移到河南的,荆轲喜欢看书,当然正经书是不看的,总之不外乎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之类,数理化肯定不行,不然好歹也能混个三本之类的。

中学毕业的荆轲基本上是个社会青年,依然看着他喜爱的书,同时还装模作样地舞剑。只是他的剑术完全是自学来的,走的不是正路子。这一点是他终身的遗憾。

从内心讲,他一直想拜会一位名师指点一下,于是就到山西,见到了当时的剑术大师盖聂,盖聂想一个社会上的小混混竟然要学剑,简直辱没了自己的英名。而且也不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,所以就用眼神把他赶走了。然后他又到了河北,原本想在赵国当出租汽车司机,好容易学了个驾照,买了辆二手的QQ车,可是第一天出门就在半道熄火了,挡住了一辆宝马,因为堵的时间很长,周围也围了很多人,于是荆轲就跟宝马车的车主发生了争执,谁知那辆宝马车上坐着的是赵国的搏击高手鲁勾践。那位鲁老头冲他挥挥拳头,荆轲立马就逃走了。很多年以后,上述的经历在荆轲嘴里变成了一种炫耀自己的资本,很多人都认为他确实跟当今的高手过过招。

眼看在外面找不到工作,荆轲于是来到了燕国,在集镇的菜市场里贩卖蔬菜,在这里他结交了两个好朋友,一个是弹琴卖艺的高渐离,另一个是个杀狗卖肉的屠户。三个人经常一起喝酒纵歌,很有笑傲江湖的味道。当时的菜场基本上就是今天的新街口,狗肉店就是高档购物中心,弹琴的场所不逊于今天的1912,所以全城的人都知道燕国有荆轲这么一位人物。

从司马迁的《刺客列传》上看,荆轲确实是个最窝囊的刺客,第一他不想从事刺客的职业,第二他没有从事这个职业的技能;第三他基本丧失了学习能力,尽管他在众人的面前仍然扮成很爱学习的样子。荆轲之所以到相对安定的燕国,原本是为了谋一份好的工作,因为他既不会弹琴也不会杀狗,更不会击剑,学历又低,在竞争激烈的社会里,真的是弱势群体,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虚假包装,靠朋友抬举了。可是他忘了一条: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”

最早看上荆轲的,是一个策划公司的总经理叫田光,田光在燕国的名望很高,燕国的太子非常崇拜他(燕国的太子姓姬名丹),经常和他议论一些国家大事,所以田光在燕国还是很有面子的。

一天,太子丹跟田光讨论了一件小事,最终把荆轲牵上了历史的舞台。

我们从记事开始听到的就是所谓“荆轲刺秦王”的故事,至于荆轲为什么刺秦王,却是十分含糊的。我一直惊叹于荆轲的勇气,但是对刺秦王这件事始终表示怀疑。荆轲虽然不是聪明人,但也不至于傻到燕太子给点好处,就能甘当人肉炸弹的程度。荆轲并不是个恐怖分子,它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干呢?

其实燕太子并不是让荆轲去刺秦王的,写《史记》的司马迁有言此及彼的习惯,虽然狗屁很通,但是总使人费解。《刺客列传》开篇讲了曹沫的事,末篇写了荆轲的事。按说曹沫这个人是根本进不了列传的。他是春秋时期鲁国的一个将军,武功很好,带兵打仗却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。他的国君鲁庄公是弱智,认为武功越高就越能带兵打仗,于是曹沫大将就带着鲁国的军队和当时最强大的齐国开战了。结果三仗打下来,鲁国军队丢盔卸甲、丧师失地,再也没有能力跟齐国抗衡。不得已只能跟齐桓公签约,割地赔款。

签约的地方叫做柯,现在不可考证了。反正曹沫那天在场,作为败军之将到处受人挖苦,吃饭的时候看到别人推杯换盏、歌舞升平的样子,越想越窝囊,于是拿着把汤勺冲到齐桓公面前,一手按着齐桓公的脑袋,一手顶着他的脖子,齐桓公正高兴呢,哪防到这一手?慌了神道: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曹沫答道:“齐国以大欺小,抢我的土地,今天我也来爽一下,老子战场上打不过你,武场上要挣点面子。”

齐桓公心里想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?但是抬眼看看自己的属下,个个在那里当瘟鸡。赶紧点头道:“算你狠,我不抢就是了。”于是齐国归还了强占的土地。要说这件事,曹沫处理得真不怎么样,人品也很差,但是上古时期的人重承诺,答应人家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,所以作为一个美谈一直流传了下来。

《史记》里记载的,当时曹沫拿的是个匕首,匕首在春秋的时候就是个汤勺,后来的刺客觉得汤勺确实管用,于是加以改造,到荆轲的时候,匕首已经不是餐具而是杀人的利器了。

燕国的太子姬丹,要荆轲去做的,其实就是当年曹沫做的事,根本不是刺杀秦王,而是去胁迫秦王,归还强秦占领的诸侯土地。

 关于燕太子丹这个人,历史上评价并不高,尤其是对他用刺客暗杀的办法处理国家间的纷争很是不屑。

在太子丹小的时候,燕国的国王就把他放到赵国做人质,那时秦国也将自己的王子嬴政(后来的秦始皇)放在赵国做人质,用今天的话说,就是一起在赵国留学的同学,而且二个人的关系非常好,这一点可以从秦始皇当政后太子丹到秦国做人质的安排上看出来。燕国的国王之所以把太子丹放在秦国,可能及时考虑两个人的私交比较好,可以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。

当然,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相处的时间长了,太子丹逐渐看出来了,秦国不是一般的贪婪,嬴政要的是统一天下,作为燕国的太子,它不能在留在秦国了。于是向嬴政交涉回国,嬴政回答说:“兄弟啊,凭燕国这副菜鸟的样子,你回去也无济于事,不如在我这里享福。”这句话肯定把太子丹说的暴跳如雷,所以嬴政说了下面这句话:“你要回去也可以,除非天上下粟米,马头上长出角来。”

从当时的记载看两个人并没有什么私仇,后来荆轲刺秦王失败后也没有对太子丹实行残酷的报复,因此推论太子丹因为私怨刺杀秦王是不成立的。当时秦国跟赵国正在打仗,太子丹找个机会就逃回了燕国。

太子丹自认为不逊于嬴政,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瓦解秦国的攻势,促成一个和谈的局面,因为一旦赵魏灭亡,燕国是没有办法抵抗秦国的。根据这些年他对秦国和嬴政的了解,这件事只能由他谋划了。历史上总是有这样的人,天下事本与他无关,可偏偏要以天下为己任,经常做出这些求荣得辱的事。

荆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走到历史的前台来的,他原本只是想找个好工作,讨个好老婆,过着安稳舒适的生活,却没有想到,最后会落到这样大的历史事件中成就自己的名声。

话说它最初的老板田光在年轻的时候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史书上的评价是:“智深而勇沉”。退休以后日子过得非常悠闲。一天,它在菜市场买狗肉的时候发现了荆轲,当时的荆轲一定是带着眼镜,穿着长衫,腰里佩戴着宝剑,手上持着酒壶,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,唯一不相称的就是他正在那里吆喝着卖菜,田总很是感慨,于是招募荆轲作了自己的办公室主任,这样荆轲就成了一名正式的白领阶层了,为了报答田总的知遇之恩,荆轲一直非常努力为他工作。

太子丹的老师名字叫鞠武,鞠武这个人是个书生,看问题很准但是执行力不足,所以鞠武就把田光推荐给了太子丹,于是太子丹就向田光请教怎么才能抑制秦国的攻势。田光认为:“目前以武力和政治均不可能阻挡秦国的强势,唯一的办法就是派干练的人到秦国去胁迫秦王议和,就像曹沫和蔺相如一样,但是要派非常有本事的人。”太子丹说:“你的观点跟我非常吻合,不论从武功上还是修为上,您是最合适的人,我希望你能担负起国家的重任。”

田光深知自己年龄已经很大了,没有年轻时候的勇武了,即使去了也不能完成任务,于是向太子推荐了荆轲。太子丹叹口气说:“早知道您推荐荆轲,我就自己去找他了,何必跟你商量?这件事万分机密,你千万不要泄露给其他人。”

 田光回家以后,把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荆轲,然后说:“太子跟我讲这些话,显然还是不相信我,我确实很郁闷。但是据说嬴政是个极端残暴的家伙,为了天下苍生,你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。因为你是读过书的,而且又是当今世上的剑客高手。请你到太子那里去,告诉他田光已经死了,他不需要担心这些机密会泄露出去。”说完拔剑自刎而死。

按我们现在的逻辑实在难以理解古时候的人,为什么会这样血气方刚,一点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。现在的人怎么会听这样忽悠,也许人真的是进化了。

荆轲见田光死了,自己的饭碗又泡汤了,心里盘算了一下,说不定是个赚得着的差事,就看怎么操作了,所以径直去见太子丹。

太子丹看到荆轲,非常高兴。因为当时的荆轲,已经名扬燕国,谁都知道他曾经跟天下第一高手盖聂过招,与赵国的搏击勇士鲁勾践争道,与音乐名家高渐离有高山流水的交情,以荆轲这样的侠肝义胆,燕国是有希望的。所以开了五星级豪华套间请他入住,尊他为上卿,太子丹天天到门上拜访,好酒好肉地招待。史书上讲:“供太牢具。”意思就是可以吃到牛肉,在古时候,一般人是吃不到牛肉的,因为牛是耕田的,不能吃。到了这时,荆轲已经被架到火上烤了。

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,在低位的时候总是拼命努力,利用一切资源让自己可以过上富足、尊贵的生活,赢得普遍尊重的社会地位,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追求生活品质,但是真的到了那个位置,心里是什么感受鬼都说不清楚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荆轲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太子丹的人,享受上卿的待遇,过着出门香车宝马,进门美女如云的生活,如同中彩一般,只是究竟是中了正彩还是中了负彩真是不好说。这段时间,荆轲主要是跟太子丹商量好全部的行动计划,商量来商量去就是不见荆轲行动,大家可是有想法了,你荆轲拿着怎么高的待遇竟然屁事不做,整天混日子,不要是个骗子啊?荆轲的想法却是如何才能接近嬴政呢?

这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嬴政的心腹大将樊於期叛逃到燕国,嬴政出了“金千斤、邑万户”的悬赏要他的头,太子丹保护了他。荆轲听说此事,就要求太子丹交出樊於期的头,以作为荆轲觐见秦王的礼物。太子丹不同意,于是荆轲请樊於期吃了顿饭,成功劝说樊於期交出了自己的头。酒桌上面好办事,此言不虚啊。

这样荆轲在燕国的好日子结束了,它必须到秦国去了。

荆轲仔细地盘算了一下全部的过程,认为此行还是有成功的可能:一是樊於期的头拿到了,献给嬴政肯定会得到他的好感;二是燕国与秦国还没有处于战争状态,这次去还带了燕国督亢的地图,割地议和,秦国肯定是接受的;从这两条看应该是个美差。

但是太子丹的目的是要让荆轲迫使嬴政停止征伐,这件事看来只能动用暴力手段了,好在这种事在战国发生了许多次,不足为奇。关键是在朝堂上制服嬴政,胁迫他答应。对于这一点荆轲并不是很有把握,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,并不是像大家希望的那样。所以他告诉太子丹,他主要负责跟嬴政谈判,需要有个帮手制服嬴政。太子丹就给他派了个副手,名字叫秦舞阳,这个家伙是燕国有名的恶人,十三岁就杀过人,平时在菜市场是著名的恶霸。

荆轲对秦舞阳这样的家伙是看不上的,但太子丹告诉他任何工作沟通很重要,什么样的人都要让他们发光发热,这就叫组织能力。荆轲对于派给他什么搭档倒不是很介意,关键是国家大事怎么能交给一个地痞去干? 因此他一直在等一个人,这个人史书上没有记载,后人推断可能是那个杀狗的屠户,但是这个家伙始终没有出现。

已经没有时间,必须要出发了。

 那天送行的人有荆轲的好友高渐离,高渐离知道荆轲的能耐,但是事已至此没有挽回的余地了,他穿着白色的行头,在易水边奏着曲子,荆轲踏着曲子和了首歌,那是声和乐的最后和鸣了。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这句话今天看了都令人荡气回肠。荆轲登上车走了,没有回头看一眼……

初到秦国的几天一切都很顺利,嬴政听说好友太子丹派人来非常高兴,设九宾之礼迎接他们。九宾之礼在当时是最高级别的礼仪,即使诸侯也未必能享受到。荆轲捧着樊於期的头,秦舞阳捧着地图(里面藏着一只匕首)上殿,可怕的意外就出现在这时,第一恶人秦舞阳突然腿如筛糠,吓的浑身出汗哆嗦成一团。靠他制服嬴政的希望已经破灭,只能由荆轲自己完成使命了。

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但是有一个细节被忽视了,就是那把匕首,匕首是喂了剧毒的,经过反复试验,只要在人身上划一条口子,便会立即身亡,但是自始至终,嬴政并没有受伤。荆轲只是在自己重伤的情况下才掷出匕首,没有击中目标。到此时一项精密策划的行动变成了一场凄惨的闹剧。

 荆轲自学的三脚猫剑术自然不是秦王的对手,很快就被砍断了双腿,他只能靠着柱子,努力保持着微笑。最后的表达是这样的清晰:“我只是想生擒陛下,跟你签个合同回复太子的。”然后被乱刀砍死。史书上没有记载秦王大怒,只是写了:“不怡者良久。”

荆轲只是个普通人,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成就个人的功业,可惜没有那样强悍的本领,于是在错误的时间被迫选择了错误的职业,他的人生价值是在失败中完成的,他的事业成功不在千钟万禄的收入和醇酒美人的垂青,而在生命结束前倚柱而笑的坦然中,他在该死的时候死了,走完了自己的宿命,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职业化。

司马迁准确记载了这件事,他的信息来自当时在场的医官夏无且,嬴政也不认为太子丹派荆轲来刺杀自己,这件事从嬴政对荆轲和太子丹的处置可以看出来,嬴政在赵国的仇家最后全部被坑埋,但是对太子丹和荆轲的人只是驱逐,这是有所区别的。

荆轲死了以后,太子丹只能组织军队防御秦军,可是连最能打仗的赵国都不是秦军的对手,更何况燕国的军队呢。燕国的国君认为是太子丹惹了祸,于是杀了他准备献给秦国,嬴政本无意太子丹的人头,很快就灭了燕国。

这个故事快结束了,只是还留了个小尾巴。嬴政知道高渐离是荆轲的好友,又是事件的主谋之一,不知为什么竟然赦免了他,只是熏瞎了双眼放在身边作随从。后来,高渐离用自己的琴砸向嬴政,这个剑胆琴心的故事才算彻底结束,留下的是二千年的唏嘘哀叹和反复的演绎吟咏。

从追述中可以看出这个事件的策划几乎是完美的,每个步骤的执行也是不折不扣的。荆轲不是事件的发起人,但是他是全盘计划的策划人,当田光把工作交给他的时候,他就接受全部的责任和后果;他不是燕国人,太子丹对他也没有知遇之恩,因为他介入这件事的时候,太子丹还不认识他,对于荆轲来说,完成这样复杂的计划还要取得太子丹的信任,所以在一次太子丹请他吃饭的时候,他验证了这位领导其实只是要一个完成任务的工具,他所能做的只是以一个国士去充当杀手罢了。

荆轲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,那就是他不一个真正的剑客,从搏击技能上他是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,同时他也知道怎样才能接近秦王,怎样去胁迫秦王停止征伐和流血。所以他向太子丹提出了两个要求,一是拿到樊於期的头,二是等待一名可堪大用的武者,这两点太子丹都没有满足。于是荆轲只能自己去拿樊於期的头,至于高明的武者实在没有时间等待了,整件事的差错就在太子丹派给他的杀手—秦舞阳身上。这一点荆轲已经预料到了,在易水河岸,他预言了事情的结局。

如果荆轲是个现代人的话,他可以在嬴政招待他的时候把真相和盘托出,这样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,说不定还可以在最强大的秦国谋取个不错的职位,也就相当于在美国供职了,这是人人盼望的好事,也不能说他不地道,因为太子丹也没拿他当个人。果真如此的话荆轲也不能算真正的刺客,而是丧家之犬了。

作为一个职业杀手,在前途凶险的情况下反而也没有退缩的必要,坦然直面未尝不是很好的选择。荆轲在最后的环节,保持了相当的理性,他临终的话,或多或少地救活了一些参与者的性命。所以司马迁的评价是:其义不成,然其立意皎然,不欺其志,名垂后世,岂妄也哉。翻译成现代汉语的意思就是:世界上很多事原本就是做不成的,但是只要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,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,去想什么名份功利,不也是很虚妄的吗?         对于高渐离,司马迁没有评价,但是他记述了,这就是最好的评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